第二百二十四章 刘嬷嬷认罪

昔怀今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58看书网 www.58kanshu.com,最快更新嫡女归:真千金她重生了最新章节!

    桃蕊心知自己所有的仪仗都是温如归,当即哭的梨花带雨:“此事若是不查个水落石出,妾身就不起来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仗着温大公子的宠爱,想颠倒黑白了?”秦子燕冷笑一声,把搜出来的赃物丢到她面前,“东西可是从你们院子里搜出来的,你还想胡搅蛮缠往琼霜头上泼脏水?”

    “既然物证你不信,不如就让汪大人好好审审你们找来的人证,看看此事到底是如何吧!”

    秦子燕说完还有些喘不过气,她瞧了苏乐云一眼,“乐云,我去瞧瞧你琼霜姨母,这外头的事情,该怎么处理,你就怎么处理!”

    “二舅母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苏乐云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嬷嬷绝望的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温如归心里已经知道这件事怕就是那刁婆子做的,心里暗恨她心肠毒辣,胆敢残害主子和他温家的骨肉!

    怒喝一声:“胡柳,还不从实招来!”

    胡柳一听是要让大理寺卿审问自己,早就吓尿了裤子,生怕自己像秋桐一样被打得去了半条命,赶紧一五一十的把话给说了。

    “小人的弟弟自小被娇惯坏了,学了人家去赌,欠了赌坊一百三十二两银子。前日小人的父亲找到小人,想求小人帮帮弟弟。可小人今年刚拿月钱,也不过每月一两银子,哪里拿的出这么多钱!”

    “昨日这位刘嬷嬷便找到了小人,说是可以帮小人还债,但是必须要指控一个人。小人本是不愿意,但是那赌坊的人说若是今日交不上银子,小人的弟弟就要被砍了手脚。没了手脚,那不是残废了吗!”

    “小人无法,只能答应,按照刘嬷嬷给小人的小像记住了人,便等着人来找小人。后面的事儿你们就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痛哭流涕,磕头道:“小人句句属实,那剩的一十八两银子还在小人睡的炕洞里藏着呢,大人大可去搜!若是小人撒谎,就让小人断手断脚,来世托生个王八!”

    “那小像可还在?”汪修义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的。”胡柳赶忙从怀里掏出一个折叠起来的纸,打开交给汪修义。

    众人看过去,那上面赫然是秋桐的模样!

    苏乐云冷笑一声,问刘嬷嬷:“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

    “老奴……”

    “嬷嬷!”桃蕊突然出声,打断了刘嬷嬷的话,她一步一步走向刘嬷嬷,背对着众人的目光带着几分疯狂,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你之前对我的好都是假的吗?那可是我第一个孩子啊!你知道我有多期待他的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带着崩溃的哭腔:“你如果有苦衷就说出来,看在你伺候我这么多年的份儿上,我会替你跟大爷求情饶你一命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背影看起来像是刚遭遇背叛的绝望之人,可眼中的狠厉却是骇人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没了办法,只能先让刘嬷嬷把罪名认下来,然后把脏水泼给秦琼霜,以后再想法子把刘嬷嬷保住。

    如果刘嬷嬷现在抵死不认罪,那苏乐云必定继续查下去,到时候如果查出秦琼霜早产一事不简单,那她也难逃一死!

    唾手可得的富贵,她不能放!她再也不想过以前那种日子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咬着银牙,低吼着问刘嬷嬷:“你说啊!你为什么这么做!”

    刘嬷嬷跟在她身边这么久,哪里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。想鱼死网破,可奈何自己的家人还在,若是自己真的那么做了,桃蕊不会放过他们的。

    只能盼着桃蕊当真顾及这么久的主仆情分,会替她求情!

    她一咬牙,磕了个头,这才说道:“是奴婢一时想差了,昨日大奶奶生产,苏小姐来替她做主。大奶奶摔跤之时,只有我们姨娘在,奴婢担心苏小姐会为此为难她,也担心大奶奶受了挑拨对我们姨娘下手,这才想了这个主意,先下手为强。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狗奴才,枉费我和桃蕊如此信任你,你竟然如此蠢钝!”温如归咬牙,一脚踢在她的肩膀上,将她踢翻在地。

    桃蕊放下心来,用帕子捂着脸大声哭道:“嬷嬷,你糊涂啊!姐姐那样通情达理的人,怎么会轻信她人之言?再者,苏小姐是侯门贵女,又怎么会为难我一个无根无基的孤女?”

    似是伤心至极,脚下踉跄,差点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温如归眼疾手快,赶紧上前把人给扶住,心疼的抱在怀里安抚。

    桃蕊这才放心了几分,任由自己大部分力气都靠在他身上,哭的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苏乐云看着她演戏,心里冷笑。

    好一招以退为进,但是她算错了自己!

    上一世琼霜姨母死的那样惨,想来没少了这两位的手笔!

    今日,她绝不会让这二人好过!

    清风袭来,苏乐云突然嗅到的空气中有一丝若有似无的香气,细细辨别,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当真是瞌睡之时,就有人送枕头来了!

    她转头对汪修义道:“这个奴才吃了虎狼胆,敢给主子下药,就敢干别的!王神医和容稳婆在京中都是有口皆碑的人物,还请大人做主,进屋里搜查一番,看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苏小姐最好适可而止!”温如归见苏乐云还不依不饶的,看向她的目光冷得彻骨,“这是在我们温家,不是在你们苏候府!这里还轮不到苏小姐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做主!”

    苏乐云不在意他语气里的威胁,冷笑一声:“温大公子言重了,若不是琼霜姨母被欺负的太狠了,我也不会出这个头来讨嫌。您也别恼,方才您不是也不信刘嬷嬷会害桃蕊姑娘吗?”

    “温大公子宅心仁厚,我可不敢掉以轻心。若是日后这院子里再搜出来什么东西,硬要按在琼霜姨母和她身边人的身上,届时无人给她们做主,岂不是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了?”

    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温如归:“毕竟,这不就是前车之鉴吗?”

    温如归被她这一番话说的无言以对,只能咬牙道:“这两个人都是你的人请来的,如果趁机把什么东西放到桃蕊的屋子里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苏候府的人做事光明磊落,温大公子多虑了。”苏乐云被他气笑了,转身对汪修义道,“既然温大公子放心不下,就让汪大人和温大公子亲自同两位进去?”